2015海南环岛赛

2017海南环岛赛:给自己多一些时间,放松心情,缓解疲劳

2018-07-04 21:54:09 2015海南环岛赛
原标题:如果生命可以重来
作者 疏影梅花 
 
林无恙是海心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星期二下午放学后,她的母亲龙晨曦没有来接她。林无恙自己回家了。在电梯口,她遇见了买菜回来的李奶奶和王佳林叔叔。李奶奶是一个热心的人,看见无恙背着书包,她便笑着问:“无恙,自己能回家了,你真了不起。”说完,她竖起了黑黄的大拇指。无恙听见李奶奶的表扬,心里乐了,自豪地说:“嗯。我早就可以自己回家了,妈妈不放心才每天都接我。”
 
“小王,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李奶奶又快速的和王佳林搭上了话。王佳林的嘴角略微上扬,标准的男金领含蓄的微笑,眼睛一眨,算是回答。李奶奶感觉不爽,暗自埋怨道:“现在年轻人真是没礼貌,对门住着,也不打个招呼。”很快,她又转过头和无恙说上了话,她说:“无恙,你妈妈一个人带着你真不容易。你爸爸在外地上班吗?从来都没有见过他。”
 
“我爸爸工作忙。”无恙听人说起爸爸,她的眼圈红了又红,她快一个月没有见他了。
 
李奶奶并未注意无恙红了的眼圈,自言自语道:“单亲家庭的孩子苦啊。”
 
“无恙是幸福家庭的孩子。家庭分工不同,男主外女主内,和谐。”王佳林说完瞥了一眼李奶奶,他情不自禁地替无恙的爸爸辩白了几句。
 
无恙的爸爸林清扬是一家私营企业主,公司经营的有声有色,在小城的汽车改装和户外旅行圈子里小有名气。林清扬事业稳定之后便让龙晨曦辞去了公职,专心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。
 
电梯停在了32楼,出了电梯,三个人各自回了家。无恙敲了几次门,不见回应,她一边用力敲门一边哽咽着喊“妈妈,妈妈。”
 
“无恙,妈妈是不是睡着了?”李奶奶听见无恙的哭声,放下手里的活儿,走出来关切地问。
 
“不会的,妈妈从来不会忘记接我,她肯定是病了或者被坏人抓走了。”无恙说完,小声的抽噎变成了哇哇大哭。
 
李奶奶搂住了无恙,无恙小小的身子在她的怀里颤抖着,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在衣服上。李奶奶一边安慰无恙,一边“咚咚咚”的敲门。毫无动静。
 
王佳林听到敲门声之后出来了,他把手机递给无恙说:“给妈妈打电话。”
 
无恙接过手机,拨通了妈妈的电话,无恙听见妈妈手机响,却不见应答。她挂断了电话,又试了几次,依然无人应答。无恙把手机还给了王佳林。王佳林打通了林清扬的电话后把手机递给了无恙。电话里传来嘈杂的汽车喇叭声、刺耳的电钻声和说话声,林清扬告诉无恙,妈妈出门忘带手机了,她很快会回来,让无恙先去王叔叔家写作业。
 
无恙的作业还没有写完,姥姥和姥爷便来接她回家?;丶抑?,无恙放下书包,跑到厨房去找妈妈,见妈妈不在这里,便又奔进了卧室。
 
“晨曦,晨曦!你别吓妈妈,快睁开眼睛看看我。”无恙姥姥慌乱而又悲戚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,无恙姥爷听见老伴的声音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。
 
无恙跪在妈妈的身边,一双小手来回抚摸着妈妈的脸、脖子、胳膊和手,她惊慌地问:“姥姥,妈妈的脸和手冷冰冰的,我们给她盖上被子。”说完,无恙跳下床,把被子盖在晨曦的身上。
 
无恙姥姥握着晨曦冰凉的手,呜呜噎噎哭。无恙姥爷走过去合上了晨曦的眼睛,无力地坐在老伴身边。许久,喃喃说:“晨曦走了。她抛下了父母,丢下了孩子,不声不响地走了。”说完,泪水“吧嗒吧嗒”不停地落在床单上。
 
“晨曦,狠心的孩子啊,你怎么忍心撇下爸爸、妈妈,怎么忍心丢下无恙。”无恙姥姥紧紧地搂着无恙,边哭边说。
 
无恙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不知所措地从姥爷脸上转到妈妈身上,希望有人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 
无恙从姥姥的怀里挣脱出来,对着晨曦的耳朵说:“妈妈,你快点醒来,姥姥和姥爷都哭了。”说完,她掖好被角,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,给爸爸打了电话,请他早点回来带妈妈去医院。
 
林清扬回来了。他看着龙晨曦躺在床上纹丝不动,他的心被一阵冷冰冰的感觉揪住了。摸索了好一会,他拿出了手机,颤抖着双手拨通了120急救电话。打完电话,林清扬掖了掖被子,就像晨曦活着的时候一样,把她的肩膀,手和脚都包的严严实实的。
 
房间里只剩下抽噎声、呼吸声和叹息声。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说话声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,屋里的人像重新活过来一样。
 
无恙开了门,侧着身子站在门后面。几个医生和护士涌进了进来。医生拿出听诊器听了听龙晨曦的心跳,又翻开她的眼睛仔细检查了一会。最后宣布了她已经死亡的消息。
 
护士把龙晨曦放在担架上抬了下去,放进了救护车。林清扬随救护车一道去了医院。最后,医生断定龙晨曦死于突发性心肌梗塞。
 
无恙从医生的口中听见妈妈死了,她便扯开嗓子哭了起来,哭着要妈妈??拮趴拮?,开始剧烈的咳嗽,一阵咳嗽过后她的哭声渐渐低了下来。呜咽了许久,无恙在姥姥的怀里睡着了,大概睡得不深,时不时发出抽抽搭搭的哭声。
 
“老龙,晨曦身体好好的,怎么突然说没就没了呢?”无恙姥姥抬头看着身边的老伴,悲凄地问。无恙的姥爷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。
 
“爸,妈,检查结果出来了,是突发性心肌梗塞。晨曦的后事怎么安排?”林清扬从医院回来之后低声问道。
 
“人死如灯灭?;钭诺氖焙蛎挥邢砀?,死了就让她静静地走吧。”无恙的姥爷有气无力地说。等他说完,无恙姥姥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质疑的说:“晨曦,年纪轻轻怎么会突发心梗呢?这不是老年人才得的病吗?”
 
林清扬默默思索着龙晨曦的死因。没有家族遗传病史,也没有既往心脏病史,突发心肌梗塞的原因应该是过度疲劳和压力过大。但是,林清扬认为龙晨曦是全职太太,她日常的生活不过是接送孩子上下学,做好一日三餐,不能算过度疲劳,也不该有心理压力,她的死因像谜一般让林清扬猜不透。
 
凌晨五点钟的时候,龙晨曦手机闹铃响了。林清扬关了闹铃之后,开始翻看她的微信。她的微信里面好友不多,大多数是她和林清扬共同的亲戚朋友,还有几个龙晨曦的同学闺蜜和无恙同学的家长。和她常联系的人很少,信息来往最多的是她的闺蜜张清。
 
林清扬翻看了龙晨曦和张清所有的微信记录??赐炅奶旒锹家院?,林清扬才知道龙晨曦每天要做得事情有多少,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。
 
林清扬根据聊天记录推算着龙晨曦每天的生活:早上五点起床跑步,六点准备早餐,七点半送孩子上学,八点半打扫卫生、喂养宠物,九点半去医院探望住院的公公,十点半上菜场买菜,十一点半回家做饭,十二点接孩子……直到晚上十一点,她才有自己的时间打理自己的生活和心情。周末更忙,来回奔波在孩子的舞蹈班、钢琴课、补习班和游乐场之间。一年365天,没有假期和周末。
 
林清扬这才知道龙晨曦比他更辛苦。他下班之后还能三五个朋友喝酒聚会,节假日还能旅行放松,而龙晨曦的时间全部给了家庭和孩子,她的精力被榨取的干干净净。
 
林清扬的手一滑,打开了他和龙晨曦的聊天。龙晨曦说:“老公,我感觉胸闷的难受,你早点回家。”直到龙晨曦死,他没有回信息。
 
林清扬大拇指轻轻一滑,聊天记录往上翻了一些,龙晨曦说:“老公,我感觉很孤独,你能抽空陪我吗?”他没有应答,龙晨曦连发了几个哭脸。
 
林清扬发现自己发给她的信息大多数是:“今晚不回家吃饭。”
 
林清扬的手心冒汗,心在颤抖。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对龙晨曦竟是这样冷酷。没有主动打过一通电话,没有主动发过一条信息,对她的求助充耳不闻。他对她的冷暴力不知有多长时间了。
 
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”,林清扬极其不安地设想,假如他对龙晨曦多一些关心和体贴,多一些陪伴,她就不会死。
 
然而,龙晨曦不知道林清扬的后悔。如果她有知,或许,她会想: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她会对自己多一些体贴和温柔;给自己多一些时间,放松心情,缓解疲劳。
 
773| 235| 874| 709| 562| 424| 470| 656| 414| 1000|